相关文章

安庆:化粪池“肠梗阻”成老城区顽疾 如何解决?

近年来,随着安庆市一些老城区公用设施的老化,化粪池漫溢成了老城区的一大顽疾,大量化粪池“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化粪池“消化不良”,不仅严重...

图为墨子巷一老小区的化粪池正在改建

图为程良路3号楼化粪池正在疏通

近年来,随着安庆市一些老城区公用设施的老化,化粪池漫溢成了老城区的一大顽疾,大量化粪池“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化粪池“消化不良”,不仅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活,也使许多部门感到头疼。那么化粪池“肠梗阻”成因究竟是什么?如何才能摆脱目前窘境呢?

化粪池成老小区顽疾

“我市任家坡任北巷3号楼,化粪池里的粪水已经漫溢到居民家里了。”日前,有居民致电本报热线反映。

在任家坡任北巷3号楼前,记者到来时,闻讯赶来的迎江区环卫处工作人员已将老化的化粪池挖开,准备做一个大型化粪池。据现场居民介绍说,这幢楼有4个单元,68户居民。由于历史遗留问题,这幢老楼没人管,每年入冬,这里都会出现化粪池漫溢,而且这座化粪池“发病”的次数逐年增加。化粪池里的粪水竟然漫溢到居民家中,致使居民无法正常生活。

在现场安排工作的迎江区环卫处负责人告诉记者说,不仅仅是任家坡任北巷3号楼,我市宜光新村、人民新村和棋盘山路一些老小区,还有不少化粪池等待他们去清淤。

吕队长向记者介绍说,这种现象频频发生,主要是入冬以来,随着气温降低,“老龄化”的化粪池容易堵塞。并且由于许多下水道及化粪池受到了严重的人为损坏,以及当初设计建设的“先天不足”,导致着一些化粪池被堵塞。

“老龄化”化粪池还遭人为损坏

在采访中,迎江区环卫处和大观区环卫处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我市老城区居民楼大概已由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750余栋增至2011年底的6000多栋,而每栋楼至少有2座化粪池以上。居民楼的增多,也带来了化粪池数量的增多。仅大观区辖区内,化粪池数量也由20年前的300余座,增加到3000余座,总量增大了10倍,其中相当一部分化粪池已经“老龄化”,这些化粪池已经“超期服役”。

据大观区环卫处清淤队工作人员介绍说,像任家坡任北巷3号楼化粪池一样境况的,仅大观区至少有几百座。其主要原因是由于管道老化、塌陷、下沉和断裂等因素引起,必须彻底改造,才能正常使用。“我们每年都要对部分急需整改的化粪池进行改造,可每年改造的数量并不是很多。”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老城区总共只有17名清淤工从事这项工作,他们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每年只能勉强保障2000余座化粪池的清淤工作。由于清淤工作属非营利性,环卫部门还要靠创收弥补资金缺口,而创收的难度非常大,自身很难增添车辆、设备和聘用人员,只能超负荷勉强支撑此项工作的开展。

迎江区环卫处清淤队吕队长告诉记者说,冬春季节为化粪池漫溢高发期,再加上多数先期建设的小区环卫设施很不规范,老化严重,化粪池容量没有严格按使用量设计,涵管口径粗细不一。另外,居民区环卫管道铺设比干道管道铺设要低,甚至还存在砖砌箱涵等不符合规范的设施,循环周期较短,无形中造成化粪池经常堵塞漫溢,有的甚至很难疏通。

“化粪池还经常受到人为损坏,让本来就老化的化粪池再受损坏。”吕队长说,一些市民的不良习惯常常造成化粪池堵塞。一些市民为了自己方便,将剩菜剩饭、废油等生活废物随意倾倒到下水道里,这样极易造成污物在管道和化粪池中沉淀积聚凝结,堵塞化粪池。还有一些商家私接下水管道,很多地方存在违章搭建,占用化粪池的窨井,造成化粪池长期无法清淤;另外还有不少饭店、酒店擅自将油烟管道接到下水管道进行排烟,大量油烟进入管道凝结成大块油污,堵塞了管道和化粪池。针对这些违规现象,有关执法部门缺少有效监管,这也无形中助长了人为破坏环卫管道及化粪池行为的风气。

“一些老居民楼化粪池和管道基于当时的经济生活条件,化粪池和管道设计建造时过于细小,采用砖砌,过于简单。如今却要超负荷运转,经过车辆碾压,树根挤压,而目前我市各个专业部门施工、维修尚没有建立一个有效的协调机制。水、电、气等部门在施工中时常造成环卫设施破损,无法正常发挥其功能。”吕队长说,像工人新村7栋和杨家山2栋因自来水增容等,造成环卫管道断裂,无法疏通、维修,只有彻底整改化粪池和管道,才能解决其堵塞漫溢。

掏粪工面临“青黄不接”

“目前有效解决化粪池‘老龄化’和人为损坏之事,需要有一个过程。但环卫掏粪工面临‘青黄不接’的情况已经迫在眉睫,需要尽快解决。”大观区服务站杨洁站长无奈地告诉记者说,今年,大观区只有9名掏粪工在工作,且年龄最大的有62岁,最小的已经57岁了,平均年龄60岁,有些掏粪工身患疾病,可是由于掏粪工人实在太少了,他不得不通过做思想工作,让他们留下来继续工作。

“为了解决掏粪工数量少的问题,我们今年在安庆市人力资源市场进行招聘,在招聘现场竖立一块‘大观区环卫处服务队招聘’的牌子,工资待遇每月近1000元。一些人问及是干掏粪工作的,马上就走开了。”杨站长说,我们为此还在网上发布了招聘信息,结果一个掏粪工也没招到。

杨站长说,由于掏粪工人手太少了,且工作量大,这与目前掏粪工老年化很不协调,这种情况如果得不到解决,一旦老年的掏粪工退休了,新的掏粪工接不来,到时老城区漫溢的化粪池,就可能没人再清淤了。

迎江区环卫处清淤队吕队长也对记者说,他们区一共只有8名掏粪工,平均年龄54岁。面对掏粪工老年化,且受待遇等情况制约,他们也难招聘到掏粪工。

建立长效清淤和资金保障机制

如何才能解决眼下老城区环卫工作的困境呢?有关人士说,首先需要居民做到爱护化粪池,对违章搭建,占用化粪池窨井的现象进行坚决整治,有关部门在审批住房改为酒店时更应当慎重,避免因油烟堵塞环卫管道及化粪池;其次,加大环卫投入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目前,我市的环卫状况和周边城市相比,投入资金较少,环卫基础设施较薄弱。而环卫作为城市的基础性服务功能,应该和城市水电及道路建设一样受到重视,优先发展,优先投入,这样才能有效发挥城市的清洁保障功能。

在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近年来,不少新建小区多数由物业公司管理,而这些公司因种种原因,并不积极主动清淤化粪池,往往等化粪池漫溢后再疏通,这很容易遗留诸多后遗症。为此,业内人士建议我市相关部门应尽快研究制定建立化粪池清淤的长效机制和资金保障机制,这才是抑制管道堵塞和化粪池漫溢的治本之策。(汪秀兵 黄有安 文/图)